粤语“戆鸠鸠,行路上广州”与“戆鸠鸠,食丰收”之间有乜关系?

戆鸠鸠,行路上广州


喺广府话里头,有一句话叫做“搭11号车”,即系“行路”咁解,皆因“11”似两只脚。讲开行路,年长者实晓讲一句“行路上广州”。实际上“行路上广州”系句粗鄙话,全句为“戆鸠鸠,行路上广州”。亦有一句叫做“戆鸠鸠,食丰收”俗语,查实两句话有冇关系?关系就冇,不过两句重点都喺前半橛,都系话人愚蠢。


相传呢句俗语源自民国时期嘅省港大罢工。时维民国十四年六月,香港十几万工人举行大罢工,声明拥护上海工商学联合会提出嘅十七项条件,并提出香港市民有政治自由、法律平等、普遍选举、劳动立法等六项要求(咦!咪仲激过2019年多多声!)。港英当局实行紧急戒严同封锁,对付罢工,引起罢工民众愤怒,纷纷离港到广州。港英政府初时态度强硬,下令九广铁路停驶,故此离港工人多数只能以步行方法返回广州。


本来,交通工具尚未发达嘅上世纪二三十年代,以步行方式返广州甚至更远嘅地方,系閒过立秋嘅事,但有人笑呢班工人俾政客煽动利用,做咗人棋子都唔知,相当戆居,故此以“戆鸠鸠,行路上广州”呢句说话嘲笑佢哋。


顺带一提个“上”字,正所谓“北上南下”,故此香港人北上,无论广州、东莞、深圳,都系用“上”字嚟表达。


戆鸠鸠,食丰收


上面提到过“戆鸠鸠,食丰收”呢句话。广府话喺话人愚钝嘅时候,每每夹杂粗口,例如“笨柒加个箍”、“柒懵懵,揸电筒”、“柒吓柒吓”诸如此类。上世纪六七十年代,讲得最多嘅相信系“戆鸠鸠,食丰收”。查实后便仲有两句:“䟴䟴脚(un un脚),食百雀。鸠流流,食银球。”押韵贪口爽之余,更同三只香烟牌子有关。


微信图片_20210607235024.jpg


图片


微信图片_20210607235039.jpg


粤语旧时隐语多箩箩,但系到咗而家后生嘅一代,十之八九都经唔识得讲,近乎已消失。同烟有拏褦都数得出几个,吸食鸦片烟曰“咬云”,吸纸烟曰“咬蔃”。因为鸦片烟之烟如云雾,故曰“咬云”,纸烟之状兴树蔃相似故曰“蔃”焉。


旧时人食自捲烟或水烟(“水烟筒”又称“大碌竹”),盒装香烟系“来佬嘢”(来路货),英文系cigarette(细雪茄),与cigar(雪茄)相对,于是又曰“烟仔”。粤语讲“整支烟仔食吓”,普通话讲“抽根烟”,故粤人戏称“抽筋烟”。


广府人鬼马贪玩,故创造出嚟嘅粤语俗语既滑稽又反映咗某一时期嘅社会现状。







来源:粤动态              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广州轩明文化发展有限公司 提供

文章分类: 文化专栏
分享到: